猫和人的缘分是注定的嘛-猫和人的缘分是注定的吧

猫和人的缘分是注定的嘛-猫和人的缘分是注定的吧人类养得最多的宠物,一种是狗狗,另一种就是猫猫了,这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吧,但我与猫猫则是前世命中注定的缘分。人们爱狗,爱的是狗的忠诚,爱的是狗更通人性,能够与人做更多的互动。那么爱猫呢?爱的是那种猫科动物的虎虎生气,或者叫霸气,同时带有一种温顺以及抚猫时的感觉,让人立刻想到徐

猫和人的缘分是注定的嘛-猫和人的缘分是注定的吧

人类养得最多的宠物,一种是狗狗,另一种就是猫猫了,这也可以说是命中注定吧,但我与猫猫则是前世命中注定的缘分。人们爱狗,爱的是狗的忠诚,爱的是狗更通人性,能够与人做更多的互动。那么爱猫呢?爱的是那种猫科动物的虎虎生气,或者叫霸气,同时带有一种温顺以及抚猫时的感觉,让人立刻想到徐悲鸿的油画《抚猫人像》,呈现出蒋碧微小姐优雅地抚猫姿态。而猫毛的柔滑是一种温软的独特体验!

狗与猫的最大不同在于狗恋人,猫恋家。狗希望能总是跟人待在一起,而猫呢?喜欢更多的自由,他喜欢在外面野一段时间,然后再回到家中,家是猫猫的港湾!

爱猫是打小就有的习惯,记得农村老家就养了一只花猫,虽然也有较厚的皮毛,似乎是永远怕冷,也或许是嘴馋,不是我们常说馋猫嘛。反正一天大部分时间都是趴在灶台上打盹,眼睛一眯一眯的,似乎永远没睡醒。农村做饭烧的都是柴火大灶,一顿饭做完,灶塘里还有未灭的灰烬还在散发着余热,所以灶台是最温暖的地方。

我比较喜欢逗猫,有时候赶的猫起飞跑,猫猫经常被我赶得顺着堂屋边斜放着的杉树跑上了房梁。

小时候的农村很苦,每天只能吃两顿饭,还要参红薯。现在当然被我们当做营养餐了。米汤当时是最好的东西,奶奶总是给我留着。有次一不留神被猫猫捷足先登了,他蹲在灶台上的碗边,舌头快速地舔舐,喝得满嘴湿了吧唧的。我愤怒地朝他吼了一句:打死你!他吓的一愣,然后猛窜出去,消失的无影无踪。这就是我跟猫猫的最早的记忆了。

参加工作后,我姐家养了一只猫,一只非常温顺的猫猫,白色的头顶微微有一点点杂毛,我们叫他“咪咪”。咪咪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喜欢在沙发上磨爪子,布沙发上满是被他挠出的线头。另一个就是好奇心比较重,喜欢爬高上低,有时甚至是致命的。还致命?大家都觉得奇怪!

有一个冬天,天黑得早,大家吃过晚饭后忽然发现猫猫不见了,于是到各个房间去找,就是找不到。我们都奇了怪了!猫猫会跑到哪儿去呢,我姐家住七楼,大门又是紧锁着的。我姐忽然发现阳台上的窗户没关,外面是漆黑的冬夜。估计猫猫对窗台发生误判,跳上去没站稳掉下去了。

我姐马上拿了手电去楼底下寻找,一边用手电到处照,还一边喊着“咪咪”的名字,结果咪咪从柴火堆里爬了出来,几乎不能动弹。我姐心疼地把咪咪抱回去,咪咪立刻爬到了床铺底下再也不出来,那时候哪有什么宠物医院,反正也没管他,只是把食物和水放到他旁边,一个多星期后猫猫才痊愈。

起初家里人都很喜欢咪咪,我爸喜欢钓鱼,钓来的鱼大部分都蒸熟一下喂了咪咪。可以说他在我家过上了幸福生活。

随着猫猫的不断长大,动物们通有的毛病就显现了出来,咪咪是一只公猫,到了发情期,他开始划领地,在各处撒尿,留下他的气味。我们都知道猫尿是最臭的,结果家里到处都是臭哄哄的。我爸他们受不了,在他的建议下,就用蛇皮袋子装了,送给街边的一个路人。我姐的小孩晚上回来没有看到猫猫哭了一个。一下子失去了带亲了的猫猫,我心里也是空唠唠的。有时也会想,咪咪在那家习惯吗?会怪我们遗弃他吗?我觉得咪咪也会难受的。我每每想起他都两眼是泪。

今年初女儿家里养了一只猫,毛色白中带一点点灰,品种叫银渐层。我们给他取了名字叫“肉包”,买回来的时候只有三个月大,有点怕人。初次见我躲得远远地看着我这个不速之客,眼睛睁得圆圆的。我用一个专门逗猫的工具才把他吸引过来,终于把他抓住,然后他就在我怀里拼命挣扎,拗不过还是放手。

几个月后,再次来到女儿家,猫猫大多了,感觉更可爱。远远地用眼睛瞄着我,在想我是谁?我叫他“肉包”,他就用尾巴尖甩动一下,我叫一声,他就甩动一次,表示对我的回应。

当我不理他的时候,他竟然走过来,在我腿底下钻来钻去,还用尾巴扫我,我知道这是猫猫对我亲昵的表现,我就把他抱起来抚摸,他可享受了。猫猫不喜欢老是被人抱着,过会儿他就挣扎着下地走了,跑到了桌子底下睡着。

吃过饭我又去逗他,他没跑,我给他挠痒,他竟然亮出肚皮给我挠,这是动物接受你,或表示臣服的姿态。

晚上睡觉半夜醒来,发现肉包竟然睡在我头顶上方的空地上。他发现我醒来后就懒羊羊地跳下床去。我上完厕所出来,他就趴在厕所门口等着我,我友善地摸摸他的头,他就起身一步一回头地回到了自己的窝里。当我凌晨再次醒来,发现他又睡在了我的脚边。

人们都说动物是有灵性的,难道“肉包”知道我喜欢他?还是我与他的第一次接触,给他留下了气味的记忆。这些都无法考证,原本我女儿认为他一定会躲我的,却变成了喜欢与我亲密接触。我还记得我每天在奥林匹克公园跑步的时候,身边的画眉鸟一点都不怕我,他们最多只会悠闲地把路让开。至少在鸟的心灵里认为我是无害的。

与“肉包”的紧亲密接触,让我又多了一份对他的挂念,我会经常让我女儿把“肉包”视频给我看,特喜欢他睁大两只圆圆的眼睛直视你的神情!每次用手抚过他的毛发,又何尝不是在抚慰自己的心灵!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23678.net/16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