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猫英文怎么读音(龙猫英文怎么写)

01这是一个非常惨烈的真实故事。1963年5月1日。中田一家正等小女儿回家。已经快七点了,女孩却迟迟不见人影。“善枝三点半就该放学了啊,怎么……”哥哥出门去找。学校,田野,同学家……该找的都找了,但一无所获。19点40分。健治回到家中,正要脱鞋

01

这是一个非常惨烈的真实故事。

1963年5月1日。

中田一家正等小女儿回家。

已经快七点了,女孩却迟迟不见人影。

“善枝三点半就该放学了啊,怎么……”

哥哥出门去找。学校,田野,同学家……该找的都找了,但一无所获。

19点40分。

健治回到家中,正要脱鞋进门时,突然瞥见了玄关的白色信封。

他快速拆开。

接着,发出痛苦的呼号:“妹妹被人绑架了!”

父亲接过勒索信,颤抖地念着:

“5月2日晚上12点。

让一个女人带20万现金,在佐野屋门前等着,我朋友会开车去取钱。

如果我朋友没有按时回来,就去池塘里找你们的孩子吧。

如果我朋友按时回来了,孩子将在一个小时内回到家中。”

最后,还有一句警告:若报警,就撕票。

对于中田一家而言。

拿出20万,并不算是难事。

但,父亲怕绑匪不守信用,还是选择了报警。

警方很快做了部署——

女孩的姐姐中田美惠,负责带20万假钞去佐野屋。

数十名警察,蛰伏在附近的草丛里。

5月3号凌晨。

美惠来到佐野屋,绑匪果然在那里等着。

“来了吗?”

“来了。”美惠应声道。

话音刚落,田间就传来鬼祟移动的声音。

绑匪一下就识破了布局:“你们报警了吧,那里是不是有两个……”

而后迅速逃窜。

草丛中的警察应声而动,可惜未能寻得一踪半影。

他们于是调动更多警力,继续搜寻女孩的下落。

5月4日上午。

搜救犬将他们引到一个土坑。

随着铁楸的深挖,一具尸体浮现在眼前。

正是失踪的女孩中田善枝。

案发现场示意图

很快,法医出了尸检报告。

死者颈部有勒痕。

后脑勺有钝器伤

阴道中残留着JY。

零碎的线索,被拼凑出一个遇害的真相——

歹徒侵犯中田善枝后,又用布条勒、拿钝器砸,最终致其死亡。

这便是震惊日本的狭山杀人案。

它血腥、诡异、令人发指。

更离奇的事还在继续。

中田善枝死后,凶手没找到,但许多涉案人员,却一一离奇死亡。

采访记者发生车祸。

检验医生碰见船难。

哥哥健治上吊,姐姐中田美惠喝下杀虫剂。

……

20多年后,这起悬案再度被翻出。

中田美惠生前的笔录,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见到了猫妖。”

“遇到了巨大的狸猫。”

这到底是黑童话?是梦?还是孩子的幻觉?不得而知。

之后,一部名为《龙猫》的动画电影出世。

它的导演名叫宫崎峻。

他用唯美动人的手法,为全日本、全世界的孩子,创造了一个温暖治愈的梦。

现实有多残酷,《龙猫》就有多感人。

人心有多可怕,《龙猫》就有多温暖。

02

《龙猫》的时代背景,设定在昭和28年,也就是1953年。

与1963年的峡山事件,正好隔了十年。

另外,《龙猫》的别名《隔壁的特特罗》。

动画设定的故事发生地,是日本埼玉县的所沢市。

从地图上看,它就处在狭山市的隔壁。

所沢“隔壁的特特罗”,指的也就是隔壁的峡山。

婆婆过来帮忙的镜头中,也出现了“狭山茶”的字样。

片中两位主角的名字,同样与狭山案存在某种联系。

姐姐叫草壁皋月,在日语是五月的意思。

妹妹叫草壁梅,“Mei”与英语的“May”同音,也代表五月。

来源:百度百科

五月,正是狭山案的发生时间。

案发当天,是逝者中田善枝的16岁生日。

而小月12岁。

小梅4岁。

年龄总和刚好就是16。

这些细节的交错重叠,让心碎的人们,在现实之外,看见另一种美好的可能——

龙猫牵着中田善枝的灵魂,飞往另一种圆满。

1953年的夏天。

爸爸开着三轮车,载着姐妹俩,从水泥森林驶向乡下。

沿途的稻田,被风吹出淡淡清香。

转眼间,就来到居住的房子。

这里年久失修,瓦片残破缺角,柱子摇摇欲坠。

木屑轻轻地砸在头上。

大人满面愁容,姐妹俩却大笑着向外跑去。

“屋子快倒了!屋子快倒了!”

在这片天然乐园中,她们畅快游玩着。

押水机,是她们的玩具。

蚊帐,是她们的蹦床。

宫崎骏的动画中。

她们的身上,凝聚着童年所有的美好。

一家人相亲相爱,

无忧无虑。

爸爸睡过头,小月主动张罗早饭。

婆婆说吃玉米对身体有益,小梅马上想起医院的妈妈。

妈妈在医院静养。

平时,总是恹恹地卧在病床上,望着窗外出神。

但一见到女儿们,便瞬间神采飞扬。

短暂的相聚时光,满是欢声笑语。

亲情线在《龙猫》中,占据了大部分篇幅。但是,却没有掩盖其他支线的光彩。

非亲非故的婆婆。

看到小梅平安归来时,竟激动地落下眼泪。

相识不久的同学。

宁愿自己淋湿,也要把伞递给女孩。

看起来大嘴巨齿的龙猫,实际上十分憨厚可爱。

雨天,小月送它一把伞。

小梅失踪时,它召唤猫巴士,让家人相见。

如今。

距离影片初映,已经过去34年。

但从宫崎峻动画里吹出的那缕风,依然在吹拂每个人的心上。

正因如此,《龙猫》被称为“宫崎骏笔下最成功的作品”

唯美的画风。

治愈的主题。

令每个人满心温暖。

可如果《龙猫》的创作原型是“狭山案”,在温暖之余,我又涌上无限悲伤。

03

近几年,网上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

“龙猫的原型,在日本民间传说里,其实是一个会掳走小孩的死神。”

《龙猫》也确实存在多处奇怪细节。

比如,当她们回到老房子时,姐姐就笑着和妹妹说:

“像是鬼屋一样呢。”

隔壁的勘太听说她们搬来。

只敢站在门口,冲着她们大喊:“没听说吗,你们家是个大鬼屋!”

正午时分。

树叶遮挡住阳光,为地面盖上一片阴凉。

令人细思极恐的是,姐妹俩却没在地上留下影子。

夜晚,姐妹俩坐在枝头吹埙。

埙的声音悲切。

极似鬼魂在哭泣。

相比其他治愈系电影的插曲,这里的旋律显得十分哀婉。

这些不合常理的情节,似乎在铺垫着什么。

影片渐近尾声时。

梅失踪了。

池塘上漂浮着一只凉鞋。

还记得吗?

狭山案的绑匪,曾这样威胁中田善枝的家人:

“如果我朋友没有按时回来,就去池塘里找你们的孩子吧。”

当时,姐姐极力否认。

“不是小梅的。”

但,当时仍有不少人认为:

“梅其实在那时就已经去世了,只是姐姐不愿意面对事实。”

后来。

姐姐为了寻找小梅,在龙猫的帮助下,搭乘了猫巴士。

这是一辆神奇又诡异的车。

能在天空飞驰。

能在水面浮游。

但途径的四个车站,都与坟墓相关。

“塚森、长泽、三塚、墓道。”

当猫巴士从村民身边驶过。

他们都无法看见车身,也无法看见车中的女孩。

如果大家都看不见,还可以解释为:“仅对乘车人开放”

但奇怪的是。

当姐妹俩去给送玉米时,妈妈居然看见了:

“我好像看到小月和小梅,坐在那棵松树上笑。”

一旁的爸爸,却一头雾水。

他们都是姐妹俩的父母。却有着不同——

爸爸健康,妈妈病重。

从后来的那张电报,可以得知:妈妈所在的地方,是“七国山医院”。

巧合的是。

当时,在日本狭山市湖边,就有一家“八国山医院”。

这家医院,主要收容两种人。

1、精神病病患。

2、末期病患。

电影中,妈妈久病不愈,不像爸爸说的“感冒”,应该是后者。

基于此,便有人大胆猜测——

其实。

姐妹俩已经去世。

妈妈在濒死之际,看见女儿来接她了。

剩下的爸爸呢?

影片中,爸爸的职业设定为作家。

假如。

前面的猜想成立的话,他扮演的,会不会是写下故事的人?

宫崎骏的电影,向来隐喻深刻。

这一部经典之作,同样引发观众追问——

影片多处细节与“狭山案”暗合,是否在为已逝的女孩讲一个童话?

2007年。

日本吉卜力工作室,曾就此事发布声明:

“宫崎骏所创作的电影《龙猫》,没有暗含或映射‘狭山事件’。

所有场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但值得一提的是。

发布声明的当天,恰好是狭山案的44周年纪念日。

主创矢口否认。

电影却发巧合众多。

于是,观众的追问从未停止,也一直没有答案。

我想,大家或许只是希望——

那个死在春天的女孩,能够在《龙猫》里的夏天,继续活下去。

而被生活摧残的每一个我们。

也可以在宫崎骏的童话中,继续相信美好。

04

抛去唯美的动画滤镜。

故事中的草壁一家,其实并不像我们想象中那么幸福。

房屋简陋。

母亲重病。

父亲忙于养家。

在这种情况下,姐姐需要承担起更多责任。

制作便当。

打扫房间。

照顾年幼的妹妹。

小梅在姐姐上学的时候,只能自己走去隔壁婆婆家。

没有撒腿就跑的自由,更没有时刻陪伴的亲情。

但她们从不喊苦喊累,而始终怀抱对世界的探索热情。

当黑乎乎的灰尘精灵钻出门缝。

小梅的第一反应不是害怕,而是好奇地戳一戳它们。

意外跌在龙猫身上。

她毫不畏惧地凑近观看,然后在毛茸茸的肚皮安心睡去。

当龙猫在后院施法时。

姐姐也跟着它飞起来、跳起来、跑起来,举着手向上发力。

宫崎骏曾经说过:“只有小孩子纯真无邪的心灵,可以捕捉到它们的形迹。”

她们相信精灵有化身,相信有魔法会让植物快速生长。

而故事里的大人,从来不会去戳破这种天真。

小梅说新家像鬼屋时。

妈妈温柔地回答她:“妈妈真想赶快出院,看看鬼长什么样子。”

小梅说自己遇见了龙猫。

爸爸蹲下身对她说:“小梅刚才一定是遇见了森林的主人。”

扪心自问。

成为“看不见龙猫”的大人后。

我们拥挤的大脑中,是否还留有一块角落,来安放那份久远的天真?

主题曲《风之通道》唱道:

“森林深处生出的风,用透明的手轻抚着麦穗,也吹过你的发丝,一掠而过。

那是你奔赴远方的路标,是送给你独自启程的发饰。”

《龙猫》正是这样一条“风之通道”。

在这里的人,不会高举科学大旗,嘲讽童话的天马行空。

他们愿意相信——

风是猫巴士掠过的痕迹。

黑夜里的怪声,是龙猫的低吟。

橡果的果实,终有一天会长成参天大树……

身为一名“捕风者”,这应是宫崎骏最引以为荣的成就——

他站在风口,迎来送往。

陪伴孩子启程,也随时欢迎日渐麻木的大人回家。

END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155329918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23678.net/50349.html